美国双航母战斗群在伊朗附近集结 还出动B52
来源:美国双航母战斗群在伊朗附近集结 还出动B52发稿时间:2020-04-06 22:15:05


珀尔曼称,控制疫情的关键在于靠疫苗,如能在明年获得有效的疫苗,或 能限制第二或第三轮暴发可能感染的人数。

与传统的灭活或减毒疫苗不同,mRNA疫苗将病毒致病的mRNA片段通过生物学手段注入到人体内,人体细胞根据病毒的RNA编码直接翻译成蛋白质,形成免疫反应,从而合成抗体。

美国Moderna公司3月16日发布I期临床试验公告 Moderna公司官网截图

不过,智飞龙科马和微生物研究所也深知疫苗研发的诸多不确定性。智飞生物2月3日在深交所网站披露的框架协议内容明确写道:“疫苗研发临床试验周期长,易受到技术、新药申报与审批、行业政策等多方面不可预测因素的影响,最终能否成功获批上市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。”

美国儿科学会传染病委员会主席伊冯·马尔多纳多(Yvonne Maldonado)向《时代》周刊表示,“儿童的免疫反应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,1岁以下的婴儿的免疫系统不如年龄较大的儿童和成年人强健。”

研究发现,未成年人比成年人更不容易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症状。在获得完整信息的未成年人病例中,只有73%的病例出现发烧、咳嗽或呼吸急促症状。相比之下,在同一时间段内,18岁至64岁之间的病例中有93%的表现出症状。

何为重组新冠病毒疫苗?研发者陈薇院士曾用“移花接木”来解释其原理,即在“学习”病毒的前提下,对病毒进行“手术”,改造出一个需要的载体病毒(即疫苗),注入人体后产生免疫。

正因如此,S蛋白作为新冠病毒作恶的“凶器”,成为多种疫苗技术路线瞄准的突破口。

Moderna公司的底气来源于此前他们已证实了6种针对病毒的预防疫苗,包括甲型H10N8禽流感病毒、H7N9型禽流感病毒、呼吸道合胞病毒(RSV)、基孔肯雅病毒(CHIKV)、人偏肺病毒和副流感病毒3型(hMPV/PIV3) 和巨细胞病毒(CMV)的I期阳性数据。

在郝沛等人的论文中,研究者发现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中与人体ACE2蛋白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有4个发生了变化。